澳门网上娱乐赌场

欢迎访问澳门网上娱乐赌场官方网站! 今天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维权案例 »

老板要求工会维权、农民工要求工会解难

发表日期:2014-04-07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被阅读[]次

 () 200311月,18岁的李某从农村到商贸公司当搬运工。2007324日,李某随车送货时与一辆重型货车碰撞,货车司机受重伤,李某受轻伤。经交通管理部门判定重型货车违规负全责。公司为职工办理了保险,在理赔时受重伤的司机赔的多,李某获赔5000元。理赔款到手,得需要三至六个月时间。这期间,李某认为公司偏向货车司机,而且自己至今还没有拿到钱,是公司不想赔偿经济损失。虽然公司人事部门经理多次向李某解释,但没有效果。当年7月初,李某写了辞职报告,经批准离开公司后开了一个早点店,经营一个月后因亏损又要求回公司上班。8月初,经批准李某到公司上班,仍然当搬运工。当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,李某和几个工友一起路经一火车道口时,看到飞驰而来的火车,他钻进火车道口栏杆时被火车撞倒。几个工友惊呆了,紧急刹车的火车也因惯性停在较远的铁道上。工友们将浑身是血的李某送到医院抢救。经过手术,李某的左臂、左手膀打了钢钉;左臂神经功能丧失,左手膀无法抬起;左手畸型只能左右摇摆,不能上下翻动;左脚粉碎性骨折,上钢板固定。经过住院4个多月治疗出院回乡在家养伤,并做继续恢复性的治疗。 在李某住院期间,老板送去了医疗费3.2万元。2008320日,李某出院回家时,老板派人给李某送来了后期治疗费2.8万元。一年多来,李某按照医院的要求继续进行治疗,左臂、左手膀、左脚等处的病症有了很大的缓解。 20096月下旬,李某到医院复查。医生告诉他,要取下体内的钢钉。李某问:"需要多少手术费?"医生说:"大约23万元。李某一听急了。老板给的2.8万元治疗费已用光,家庭生活十分困难,哪来的钱动手术取体内的钢钉呢。他想到了找公司老板要钱。于是,从农村来到公司找老板。公司人事部经理接待了他,听了他的要求后说:"20073月发生交通事故时,责任方赔偿的5000元早已给你。你撞火车造成左臂、左手膀受伤,公司本可以不管,但出于人道主义已为你治伤花了6万元,公司不可能再给钱。李某听后不回答,只是一个劲地要求公司给钱,哪怕是找公司借钱,也要取出体内的钢钉。 此后,李某天天到公司要钱。一次,看到老板的车就栏在前面不让走。老板认为,李某的行为影响了公司经营和工作。 当老板接到了区总工会劳动争议调解中心来电话,协商解决李某的问题,便脱口而出:"要求工会维权。李某因多次找公司要钱没有结果,也来到区总工会劳动争议调解中心要求解难。

(二)20091020日,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乔传秀,在省委常委、省总工会主席张昌尔的陪同下,来到青山区总工会困难职工调解中心视察。张昌尔介绍说:"这里劳动争议调解中心的结案率达到了85%以上,是很不错的,起到了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,稳定社会的作用。"当乔传秀一行走进农民工维权接待室,看到了劳动争议调解员孙文浩正在接待李某。乔传秀亲切地询问他受伤的情况,安慰他说:"农民工有困难找工会。你要听他们调解,相信工会帮助你解决问题。"并鼓励他,树立信心,战胜困难、好好生活。 区总工会十分重视李某反映的情况,组织力量进行了调查搞清情况后,感到他的问题有些特殊:找铁路方面解决李某的医疗费吧,从本人写的和调查得到的材料看,是他本人钻进栏杆与飞驰的火车相碰撞;找公司吧,是在下班时间发生的事,与公司没有关系,再说,李某撞伤后,公司已经付了住院费和后续医药费。但李某的确无钱做手术取出体内的钢丁。区总工会常务副主席徐春姣想,对李某的事,一方面要与本人讲清道理,另一方面农民工有困难,工会应当尽力帮助。 1022日,调解中心调查员热情地接待李某,听他讲完的情况后,告诉他,我们必须依法办事。你撞伤的问题与公司没有关系,公司为你治伤已花费了不少钱。我们现在做的工作是帮助你解决困难。 李某认为,调解员的话十分忠恳和体赔人,便一再表示,请求工会帮助我。 区总工会领导和调解人员先后8次找公司领导协调处理李某的问题。前几次,公司人事部经理说,李某的第二次受伤的事,与公司没有关系,但公司从人道主义出发,还是为他治伤花了不少的钱。现在再要公司拿来钱,不好办。更耽心"藕断丝不断",今后只要有事找来了。还说,我们不愿意与李某协商,只与区总工会打交道。 鉴于公司不愿意直接与李某坐下来一起协商的情况,调解中心决定当桥梁,每次与与公司协商后再去做李某的工作。一次,向李某及其父亲李父说明了公司耽心"藕断丝不断"。李父父子写下了:"我们郑重承诺,无论手术后的结果是什么,将自行承担责任和后果,不会再找青山区总工会和公司。又经过几次协商,公司终于答应给2.6万元,作为慈善款供李某做手术。

(三)李某于9月下旬来汉就在青山打工的同学哪里住,调解中心工作人员听他说没有换洗的衣服和被子时,从"爱心超市"内挑选了三件衣服和二床新被子、垫絮送给他。随着天气渐渐寒冷和其父亲从农村来汉,工作人员又从"爱心超市"里,挑选了11件棉衣等衣服和三床被子送给他父子俩。并送去了慰问金,以解决父子的生活问题。 当调解成功,区总工会拿到公司钱后,徐春姣到市九医院找到彭立华院长,说明李某家庭生活困难情况,彭立华当即表示减免部分费用。 将李某体内的钢钉拔出来的手术十分复杂,徐春姣与彭立华商量,请协和医院的教授来做手术。1223日,区总工会领导和调解中心工作人员到手术室守候,并派专人24小时护理李某。直到教授说,手术很成功。区总工会领导和工作人员才放心。 2010年元月7日,徐春姣来到病房看到李某吃的不丰富,想到做手术后应补身体,便从自己荷包里掏出100元,对李父说,你拿去为儿子买点营养品,补补身体吧。李父顿时热泪盈眶地说:"感谢工会,工会真比我的亲人还亲。"李某流着热泪,咽咽地说:"工会使我获得了第二次生命,我身体好后一定要回报社会。

上一篇:云梦县总工会助46名农民工追讨工资 下一篇:孝感市云梦县总工会异地维权纪实